中国近代史上的著名战舰“中山”舰

席龙飞[1]

1.清政府于1910年在日本订购了姊妹炮舰“永丰”和“永翔”

大清国政府投巨资建立起来的中国海军,经过1884年(光绪十年)中法马江海战和1894年(光绪二十年)中日甲午战争,其主力已损失殆尽。1908年慈禧死后,清政府决意重建海军。时任清政府海军大臣的载洵和海军将领萨镇冰,于1910年出国考察海军并采购军舰。《中国近代海军史事日志(1886—1911)》记有:

“七月十四日乙卯,载洵、萨镇冰离京,十七日抵沪,“二十日下午5时离沪,前往美国考察海军……九月十九日,与美国纽约贝里威钢铁公司签订合同,建造3000吨巡洋舰‘飞鸿’号。(‘飞鸿’舰后因船款纠葛,未交中国。)旋赴日本,参观船厂、机械厂,考察海军组织机构,订购炮舰‘永丰’、‘永翔’号。至十一月返国。”[1]

1910年清政府在日本,分别与三菱长崎造船所、神户川崎造船所,签订了建造“永丰”、“永翔”两艘姊妹炮舰的合同。翌年,中国爆发了辛亥革命,建立了中华民国。所定两艘炮舰分别于1913年1月9日和1月7日竣工,并由日本海员驾驶抵达上海交船。“永丰”、“永翔”两舰遂编入中华民国北京政府海军第一舰队的序列。

“永丰”的姊妹舰“永翔”舰刚竣工时的英姿

日本当代期刊发表“值得怀念的舰影系列写真之162”:《清国炮舰“永翔”》。照片下的注释为“本舰为神户川崎造船所建造,1913年1月7日竣工,照片为刚竣工时的英姿。常备排水量780吨,总长65.8m,主机为往复式蒸汽机2台,2轴,总功率1350马力,航速13节(海里/小时)。武备有105mm单装炮2座,75mm单装炮2座,47mm单装炮4座,1磅单装炮2座(在川崎重工的厂史中则记为120mm单装炮2座,75mm单装炮2座,单装重机枪4座。这可能是误记)。”

2.“永丰”舰以其赫赫战功于1925年被命名为“中山”舰

“永丰”、“永翔”两姊妹,与苦难的中国一道历经坎坷。1937年发生七七事变,中国开始了抗日战争。同年12月18日,“永翔”舰于青岛自沉,所有武备均拆卸到陆上备用。日军占领青岛后,将“永翔”舰打捞修复并据为己有。改装2门80mm炮作为主炮,一度列入北支炮艇队。汪伪政府成立后,日方移交给汪伪海军,更名为“海祥”,编入威海卫基地。

“永丰”舰以其在“起义倒袁”、“护法反段”和“广州平叛”中的赫赫战功,在孙中山逝世后的1925年,由广州政府下令,将“永丰”舰命名为“中山”舰,这是为了纪念孙中山先生的丰功伟绩,也是为了表彰“永丰”舰的卓越战功。“中山”名舰不辱使命,在抗日战争中英勇杀敌。1937年9月,“中山”舰等47艘战舰奉国民政府之命调入长江以拱卫京畿(南京)。1938年,在武汉大会战前夕,“中山”舰奉命由岳阳水域驶向武汉,担任从嘉鱼、新堤至武昌金口一带的航道封锁任务。10月24日,“中山”舰与6架敌机发生激战,在以舰炮击落3架敌机后,舰体也多处中弹。战斗中有24名官兵负伤,舰长萨师俊等24名官兵与“中山”舰一道,壮烈殉国。

3.“中山”舰在中国近代史上的卓越贡献与历史地位

在中国近代舰船史上,“中山”舰是一艘排水量不足千吨的炮舰。它和当时排水量为4300吨的巡洋舰“海圻”舰相比要小得多,为什么它能成为一代名舰?

“首先,‘中山’舰自从1913年开始服役起,经历了此后25年的许多重大历史事件。是20世纪前期中国历史的重要见证”。“它以一艘平凡的炮舰为中国近代民主革命和民族解放事业作出了不平凡的贡献”,它“是一艘名扬中外的英雄舰、功勋舰”[2]

3.1 起义倒袁护法反段

1916年袁世凯复辟称帝,激起全国人民强烈反抗和一致声讨。蔡锷首先在云南起兵。孙中山则在上海起义讨伐袁世凯并颁发了《讨袁檄文》。在孙中山的号召下,前海军部司令李鼎新,第一舰队司令林葆怿、练习舰队司令曾光麟等,率领“永丰”、“海蓉”等舰在上海通电起义,加入孙中山的护国军行列。在“永丰”等舰的影响下,“海圻”、“海琛”、“海筹”等11舰也宣布起义。袁被迫于1916年3月22日取消专制。做了83天短命皇帝的袁世凯,不久就一命呜呼了。

袁世凯死后,皖系军阀段祺瑞窃取了北洋军政府。段祺瑞对外勾结日本帝国主义,以“将来一切照办”为条件,换取日本政府的支持。对内公开宣称:“一不要约法,二不要国会,三不要总统。”孙中山为了捍卫民主共和国的法制,决定以广州为根据地,发起护法运动。乃于同年7月17日自上海抵达黄埔驻节。时任海军总长程璧光和第一舰队司令林葆怿接受孙中山的护法主张,率第一舰队南下广州,并委托汪精卫在上海发表《海军护法宣言》。不承认国会解散后的北京政府,提出三项主张:一、拥护《临时约法》;二、恢复被解散的国会;三、惩办祸首。8月5日下午,“永丰”、“同安”、“豫章”三舰同抵黄埔,受到广州各界的热烈欢迎,孙中山也乘小轮前往迎接。第二天又举行了广州各界欢迎海军大会,到会者达数万人。孙中山偕同程璧光、林葆怿等十多位舰员与会。到会者还有督军陈炳焜、省长朱庆澜、国会议长、省议会议长以及章太炎等。程璧光代表护法海军发表演说表示“决计争回真共和,非至约法、国会恢复,我海军不肯罢休。”从此,海军第一舰队包括“永丰”舰在内的11艘军舰,组成了护法舰队,成为支持孙中山护法的一支重要力量。

1917年9月,孙中山先生在广州依靠滇、桂军阀成立了护法军政府,并就任陆海军大元帅。任命程璧光为海军总长,林葆怿为海军总司令[3]

3.2 广州平叛战功赫赫

1921年4月6日,在广州召开了非常国会,孙中山任非常大总统,旋即率师北伐。1922年,正当孙中山领导的护法军平定桂系军阀,准备大举北伐之际,广东省长兼粤军总司令陈炯明却与直系军阀勾结,破坏北伐,调动大批军队进驻广州。事态发展到6月16日,陈炯明公然叛变。竟悍然攻打总统府。急中生智的卫士们将孙中山化装成医生离开总统府,来到天字号码头,乘小艇登上了“宝璧”号炮舰。海军司令温树德来“宝璧”舰,邀孙中山移驻自己的座舰“永翔”舰。当时温树德对叛军的态度暧昧,引起“永丰”舰舰长冯肇宪等人的警惕,冯遂即带2名水兵代表,来到“永丰”舰,谒见孙中山,并以请总统训话以安抚军心为名,将孙中山迎到“永丰”舰。后来,孙夫人同卫士们也辗转到达“永丰”舰。

6月29日,蒋介石应孙中山电召,到达“永丰”舰,和全体官兵一道与叛军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4]孙中山在“永丰”舰居留期间,舰上全体官兵为了表示对孙中山领导的革命事业的支持,还在孙中山监誓下集体加入了国民党。叛军在帝国主义的支持下,对“永丰”等舰实施猛烈的炮击,更用鱼雷、水雷夹击,“永丰”舰虽6次遭炮击负伤,但仍顽强反击,终于粉碎了陈炯明妄图谋害孙中山,扼杀革命政权的阴谋。

当年孙中山坐镇“永丰”舰,可指挥用于平叛的军舰多达12艘。7月8日,温树德接受了陈炯明的贿款,带着“海圻”、“海琛”、“肇和”3艘大舰趁黑夜从黄埔溜走,只剩下“永丰”、“楚豫”、“豫章”、“宝璧”等9艘小舰听从孙中山指挥。

“8月9日,因北伐各军回师无望,孙中山对平叛的‘永丰’等4舰做了周密安排后,与当日下午4时,怀着无比眷恋的心情,率文武随员离开了朝夕相处55天的‘永丰’舰,乘英国‘摩轩’号炮舰离开广州,取道香港前往上海。蒋介石到‘永丰’舰参加平叛过程中,得到了孙中山的信任,成为他发迹的起点。”

孙中山及夫人宋庆龄在“永丰”舰上与官兵合影

1923年2月,滇、桂军把陈炯明的部队逐出广州,孙中山于2月21日回穗,任陆海军大元帅,设立大本营。同年8月,“永丰”舰又由厦门驶回广州,直接受孙中山的大本营调遣,成为广州革命政府最大的军舰。

1923年2月在平叛一周年之际,孙中山偕夫人宋庆龄重登“永丰”舰,表彰“永丰”舰的赫赫战功并与全体官兵合影。

1924年10月23日,北洋直系中受革命思想影响的进步将领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囚禁贿选总统曹锟,推倒了北京的直系政府,并且发出了和平解决国是的通电,特邀孙中山北上,共商国家统一大计。11月10日,孙中山发表《北上宣言》,主张召集国民会议,以谋求中国之统一建设。13日,孙中山偕夫人宋庆龄等乘“永丰”舰离广州北上,到达香港后,换乘日本邮船“春羊丸”赴上海。这是“永丰”舰最后一次送别孙中山。4个月后,孙中山就与世长辞了。

正是由于“永丰”舰对孙中山领导的革命事业特别忠诚又与孙中山的关系十分密切。所以,在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逝世后,21日,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决定“一、改香山县为中山县;二、将”永丰”舰改名为“中山”舰,作为对孙中山的永远纪念。4月13日,在舰上举行了“中山”舰命名仪式[5]

3.3 “中山”名舰 横遭诬陷

在孙中山坐镇“永丰”舰平息陈炯明叛变的时候,蒋介石被急电召来协助指挥,从而获得了相当的政治资本。到1926年,当时任国民革命军第一军军长、黄埔军校校长及广州卫戍区司令的蒋介石,为了打击国民党中的左派和共产党,一手制造了“中山舰事件”。

当时,共产党员李之龙代理海军局局长、兼参谋厅厅长和“中山”舰舰长。1926年3月18日晚,有三人来李之龙寓所交下作战科邹科长一函。李之龙是晚回家启视:“军校办事处欧阳钟秘书来局,谓奉黄埔邓教育长电话,转奉蒋校长面谕,饬海军局即派得力军舰两艘开赴黄埔,听候校长调遣。”李之龙遂命令“中山”舰、“宝璧”舰前往。19日晨“中山”舰开抵黄埔。但军校方面却称:“本无此事。”当天下午6时,“中山”舰回到广州。20日凌晨3时,蒋介石却以李之龙有“移动阴谋”为罪名,命亲信欧阳格率兵扣留了“中山”舰,逮捕了李之龙,同时又派兵包围了省港罢工委员会和苏联顾问团住处,拘捕了黄埔军校和第一军中所有的共产党员,周恩来也被软禁一夜。蒋介石还派兵占领了广州市区的要害地点。接着,蒋介石又玩弄权术,把事件发生的原因归咎于革命政府主席汪精卫,逼汪出国,还乘机赶走了三名反对他独裁的苏联顾问。当蒋介石阴谋得逞后,他又转过头来释放了李之龙和其他共产党员(但必须退出第一军等部门),逮捕和“惩办”了肇事的欧阳格等人。

“中山舰事件”发生后,“中山”舰就被国民党右派所控制。这一时期的“中山”舰被用来捕杀革命者,参与军阀间的战事,甚至还参加过对浙江、福建、广东沿海中国工农红军的“围剿”,这反映出中国最黑暗时期的一个侧面。

3.4 英勇抗日 金口殉国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中山”舰等47艘军舰由国民政府调入长江,以“拱卫京畿(南京)”。这许多军舰在抗战中有些被日本飞机和军舰击沉,有些自沉于江阴、马当等地以阻塞长江航道。“中山”舰的主副炮被拆下并移装到长江要塞以增加江防的火力。当时“中山”舰的火炮究竟有几门,说法不一。在《一代名舰——中山舰》一文中记有:“现居住在台湾的四位‘中山’舰幸存者合写的纪念文章中说,‘中山’舰首有3寸炮(76.2毫米),舰尾有一门20毫米机关炮,驾驶台两舷有2门机关枪。舰员只剩下50多名,约占编制的一半。在大陆的‘中山’舰幸存者枪炮长魏振基于1987年7月11日在《团结报》撰文《‘中山’舰喋血汉口纪实》上说:那时‘中山’舰装备很差,舰上的主、副炮已拆卸下来安装在长江的几个要塞上,只剩下瑞士制20毫米火炮两尊、英制火炮两尊和德制高射炮一门等。”

1938年,武汉大会战前夕,“中山”舰奉命由岳阳水域驶向武汉,担任从嘉鱼、新堤到武昌金口一带的航道封锁任务。10月24日上午,“中山”舰在武昌金口镇长江水域进行日常巡逻,9时许被日本侦察机发现。下午3时许,6架日机向“中山”舰迎面飞来并进行轰炸。舰长萨师俊一声令下,舰上火炮便一齐向日机开火,使日机不敢接近。全舰官兵同仇敌忾,决心与敌机血战到底。由于日机无法接近舰身,只能在高空水平投弹,一排排炸弹在炮舰周围爆炸,但没有击中“中山”舰,而日机却被我高射炮火击落3架。敌机随即改变战术,轮流俯冲投弹,并辅以机枪扫射,在鏖战中,舰尾左侧中弹舵机失灵;继而锅炉舱破损,进水迅猛。舰员虽奋力抢堵,但不到3分钟已浸水1.3米多,炉火熄灭,锅炉无汽,舰艇失去动力,接着,舰首又中一弹,舰员伤亡惨重。然而全体舰员仍奋勇作战于枪林弹雨之中。舰长萨师俊双腿被炸断,左臂也受伤,但仍然坚持指挥全舰杀敌,其势真可谓惊天地而泣鬼神。在舰体已倾斜到40余度即将倾覆之际,副舰长吕叔奋指挥放下仅有的两舢板,将受重伤的舰长、伤员抬上舢板离舰,其他舰员则跳入水中向岸边游去。舢板离舰不远,又遇敌机扫射,萨师俊饮弹牺牲,于舢板同时沉没。“中山”舰于3时50分倾覆,饮恨沉入江底。

在长江金口水域与6架敌机的战斗中,有24名官兵负伤,舰长等24名官兵与“中山”舰一道壮烈殉国。

4.“中山”舰是华夏炎黄子孙心中的一座丰碑

“中山”舰不仅与孙中山的革命业绩密切相关,而且在中国近代史上有着特殊的地位。“中山”舰虽然长眠于长江水底58年之久,但人们始终牢记着它的丰功伟绩。海内外的一大批仁人志士都在不断呼吁打捞、修复“中山”舰,向世人展示“中山”舰,在华夏炎黄子孙的心中竖起一座历史丰碑。

4.1 一代名舰 重现光辉

1997年1月“中山”舰整体打捞出水

1986年5月,在纪念辛亥革命武昌起义75周年之际,湖北省文物部门提出动议:打捞“中山”舰。

1988年3月25日,国家文物局批复:打捞中山舰可由湖北省筹备、申请,报我局批准后可实施。

1988年5月、1994年3月,由海军南海舰队和北海舰队对“中山”舰进行两次水下探摸。探明了“中山”舰沉没方位;摸清了沉船主尺度、各部位损伤状况、泥沙淤积和江底地质情况,在舰尾右侧还发现“中山”两字。打捞出舰上部分文物。

1995年1月和1996年1月,重庆长江救助打捞公司两次对“中山”舰进行水下探摸,发现舰体有五处严重破损,但并未“伤筋动骨”,同时出水了一批文物。据此,制定了《中山舰整体打捞工程施工方案》。

1995年8月,国家文物局在京主持召开“‘中山’舰整体打捞、修复保护方案可行性专家论证会”,认可重庆长江救捞公司的《施工方案》。1995年11月24日,国家文物局正式批复:“中山”舰由湖北省组织打捞。

1996年7月18日,湖北省文化厅与重庆长江救助打捞公司正式签订《中山舰整体打捞工程承包合同》,承包金额为500万元。

1996年11月12日,在孙中山诞辰130周年之际,“中山”舰打捞工程正式启动,经过70天的奋战,在1997年1月28日终于将“中山”舰整体打捞出水。

4.2 炎黄子孙心中的一座丰碑

1997年4月8-9日,湖北省文化厅在武昌组织召开了“中山舰修复保护方案专家论证会”。来自全国的文物保护、博物馆、历史学、考古学和舰船设计、制造、维修以及舰船史学等方面共36位专家参加了会议。当时议定:遵循国家文物法关于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应尽量按原有材料、原有工艺,将舰船恢复到上个世纪20年代中山舰的原貌。修复后的中山舰应具有自浮能力,以便于水上展示。

后来根据实际情况又召开过几次会议。鉴于舰体外壳板损坏严重,若恢复自浮能力势必要大量换外板,将难以保持文物的原貌。遂有不要求有自浮能力,今后搁置在浮船坞上展示的方案。修复设计和浮船坞设计方案都委托701研究所承担。修复工程则委托原湖北省船厂、现武汉南华高速船舶有限公司承担。到2001年底修复工程全部完成,并于12月23日隆重举行竣工仪式[6]

现在,“中山”舰已由湖北省文物局移交给武汉市。武汉市在金口建成“中山舰博物馆”。该博物馆既是武汉市新增加的旅游观光景点,也是一座国家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实际上它是炎黄子孙心中的一座丰碑。

5.“中山”舰的基本状况和主要技术数据

“中山舰”总体布置图

原名“永丰”的“中山”舰,为钢质铆接结构炮舰。首部有长首楼,尾部则是平甲板,大部分铺有木甲板。全长65.8米,垂线间长62.48米,舰宽8.8米,型深4.52米,吃水3.0米,设计排水量800吨。动力装置为2台三涨式往复式蒸汽机和2台水管锅炉。总功率1350马力。双轴、双桨,螺旋桨为三叶式。单舵,舵叶为悬式半平衡舵。燃料为煤,装煤90吨,最多能载煤200吨。最大航速13.5节,试航时曾达到16节。武器有舰炮6门。前主炮为105毫米炮一门;舰中部两舷共有47毫米炮4门;后主炮为76.2毫米炮一门;舰桥两舷设1磅炮2门。首楼后竖一高约25米的主桅,由两节木桅组成,中间有瞭望台,桅上有两根横桁。尾上层建筑设高约10米的辅桅。中部甲板室两舷设4艘工作兼救生艇,其中一艘为机动艇。首部设两座竖式绞锚机,由小型蒸汽机带动。尾部尽头处设有大齿轮传动的舵机,也是由蒸汽机带动。首楼及下层布置士兵住舱。舰长住舱、办公室、卫生间、厨房等设在中间偏后的上层建筑内。尾部及下层布置士兵住舱,中段布置机舱和锅炉舱,煤仓设在锅炉舱两舷。锅炉舱上部设两只椭圆筒式高烟囱,烟囱后面布置无线电室。在驾驶台顶棚和尾部露天甲板上均设应急操舵装置。该炮舰编制为108人,最多可达140人。造价为白银68万两。该舰在当时应属于一艘航速较高、武备较强主力炮舰。


参考文献

[1]姜鸣编著.中国近代海军史事日志(1886-1911).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4年第1版

[2]萧致治.中山舰在中国近代史上的地位.船史研究,第11—12期(1997年),第215—219页

[3]唐志拔、席龙飞.“中山”舰将重展英姿.舰船知识,1976年第11期,第2—3页

[4]唐志拔.一代名舰——中山舰.船史研究,第11—12期(1997年),第220—226页

[5]高晓星.中山舰.舰船知识精选本(1979—1989),基础知识杂志社1989年11月第1版,第47-48页

[6]武汉南华高速船舶工程有限公司.中山舰修复报告,2001年7月


[1]席龙飞,武汉理工大学造船史研究中心教授